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越越错了,求您快去休息吧葱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今天晚上葱葱真的无限发糖

·梗和灵感来自群,有虚构,但是葱葱今晚说的话是属实的从直播间听到的

 

“隔壁苍云都馋哭了……”听到落叶听葱在直播间说出这句话的刹那,阿越知道,这货记仇了,之前都特么是装的。

  时间还要追溯到下午,再早可能要追溯到月初,那是亲爱的游戏制作人派某人发来邀请函的一天。

  “哎哟,你这个语气哈哈哈哈哈哈好像我们不熟一样。”阿越抱着小猪佩奇笑成筛子,听着对面语气里软软的尾音,好不容易磕磕绊绊把邀请函念了一遍的伍贰君终于忍不住闷笑了几声“这么僵硬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劈哥不是僵硬是很僵硬。”阿越猪猪不怕死的又接了个控“九载江湖,幸甚有你。还记得吗,大漠孤烟……”学着自家霸刀兼苍云生硬到不行的语调把大段的中二邀请词又念了一遍。

  一时间里,yy里只有软软的少年音在响,听着不同寻常的寂静,阿·皮的要死·越心里咯噔一下。

  “五,五二?”

  “诶,在呢。”

   还没等阿越一句没事就好说出口,解说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不觉得很有仪式感吗。”

  “不,不是,就是哪里怪怪的。”阿越突然抱紧粉色小猪。

  “这是为未来的仪式做预热,免得某人到时候哭鼻子。”

【伍贰君】对【阿越君】发起了攻击【土味情话】造成【阿越君】伤害15555551点

【阿越君】重伤

  “五……”

  “嘭——”“葱葱不知道,葱葱只是喝个水,二哥继续继续,马上就走马上就走。”落叶在电脑前打翻了保温杯(保温杯里泡枸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了yy拔了网线一气呵成。

  落叶听松可以怂,不可以傻。

“…….”心急如焚找猪的伍贰君才发现自己是跟着阿越的号进的频道,两个人就在阿越打策藏的那个yy里。

“没事的没事的将军是自己人。”阿越拍拍受到惊吓的小叽胸脯,麻溜的换进了那个上着锁的名叫“三年不过很多天”的小房间。

  落叶,是要安排一下了,某工作人员眯了眯眼。

  落叶听松打字的手一顿打了个喷嚏,突然一阵恶寒泛上来,莫不是天凉了?qq小葱裹紧了小被子。

 

“什么!!”落叶听葱疯狂尖叫“不要搞我呀大哥!”

  阿越蒙蒙地问一句“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怎么了?对呀我也想问怎么了?怎么就抽签决定职业了?你问我怎么了?”qq小葱气的声音都变调了,斗鱼比赛是裁判抽签决定职业,其他人都还好,像他这种老年将军,是用抡笔奶人啊,还是抡剑捅人啊。

  “我不知道啊兄弟,等等伍贰是赛事组的,我问问他。”

  落叶听松心里咯噔一下,就像一休biu的一下明白了什么“不用了。”你狠,伍贰君。

  猪猪歪歪头,还是敲字给了自家内人“怎么回事?”

  “没事,小玩笑。”

  猪猪没忍住笑出了声,好啊你这个阿拉斯加黑王。

  落叶听松当然不会错过这声甜到发腻的笑声,呸,今晚等着。

  叽哥麻利的结束一场战斗,正蹦跶在主城排队的地方,时不时和将军扯个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配置问题。

  “这策藏跟你们以前打的那个苍藏不一样啊,你们那个苍藏就是很叼的配置

”天策老将军就像饭后聊天一样在报复人的地方大鹏展翅。

阿越内心疯狂崩腾,将军我们错了,将军我不该打扰你休息的,您赶紧休息吧。

  “你们的苍藏战绩,我都看呆了,270几杠几。”

【落叶听松】对【阿越君】发动攻击【回忆往昔】,对【阿越君】造成23333点伤寒。

【阿越君】残血

   跟我斗,葱也是有脾气的。

 

 

  qq小葱打开某个神秘小群,被消息刷了屏

【群主】红尘万丈

    落叶厉害啊,这操作

【机关小猪】一个小碗

    这样才对嘛,就是这个节奏,之前堵门这么辛苦,没必要没必要

【发发】过年送你一朵花

    秀啊落叶

【爪爪】我是官方人员

   咦哈哈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哈哈哈哈哈

【小当家】无比瘦弱老将军

   那是,qq小葱一出手,我已经努力为828预热了,希望他们能懂点事好吧

【小徒弟】小小一个槐墨

   希望他们828懂点事好吧

【群主】红尘万丈

   希望他们828懂点事好吧

【无辜群众】收声啊雷

    希望他们828懂点事好吧

【退休】一朵海棠花

   希望他们828懂点事好吧

 

评论 ( 21 )
热度 ( 87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