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这不是我想象中的ABO(下)

(一)
  醉雨输了之后,整个会场都被泡在了酒缸里,白酒,高粱酒,波利酒呼啦呼啦乱飞。
  坐在浑身白酒味的雨豪边上的伍贰被冲上来的导演喂了一把又一把抑制剂和醒酒药。
  导演:伍贰你冷静啊,下面这么多人啊,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万一吓到小叽崽也不好啊!
  伍贰只听到了最后一句。
导演:呵,男人。


(二)
  其实哪怕过去了很久,导演们都不理解伍贰一定要采访阿越这件事,当时伍贰提出不解说的时候,他们以为这人终于想起来避嫌了,结果呢…….
  没眼看没眼看


(三)
  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导演在台下连强效抑制剂的注射器都握在了手里,但是那个人只是用带颤的声音宣布了最后的比赛结果。
灯光打在冠军队伍的那边,有个少年眼睛里盛满了光。
  只有小蛮和苍生知道,坐在中间的解说的手已经攥的发白,但是信息素却被控制的很好,因为这是在直播,因为身旁坐着其他的omega。               
  喜欢是放肆,而……………..


(四)
  最后的颁奖典礼。
  落叶看见伍贰站了起来,在一群坐着的工作人员之间显得很显眼,他顺着伍贰的眼神往台上看,果然注视着自己身旁的藏剑。
  他闻到一阵微微的黑咖啡味,却并不来自遥远的台下,而是来自身旁的队友,和着很浓的桂花糕甜香。
  你的荣光,有我相陪。


(五)
典礼结束的晚上,花舞剑喝的有点醉了,还有空说柳词你真菜。


(六)
  醉雨话禅被兄弟们请出了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浸在大酒缸里。童话对此表示不满,扬言要带着醉雨二队三队把他们灭掉。
  白大反揽着奶妈胳膊,说年儿你这酒挺纯呐。


(七)
  一个个闹腾的j3大佬回车返程,落叶发誓再也不喝咖啡了,阿越给他一鸡爪,不喝最好,我喝就行。
  落叶:呵,黄叽。


(八)
  枫早早去找人,就看见要找的人面目狰狞的戳着手机,差点没生吞了。感受到熟悉的信息素,那人抬起头对他笑的一脸灿烂,摇摇哈士奇尾巴:
  呆子,么么哒。


(九)
  海棠还是那个骄傲且满怀心事的少年,每天的乐趣就是把微博当作废话桶,还有和自己的朋友讨论什么样的信息素最配得上自己。他朋友说黄公子这么标致当然要那种拽炸天的啦,花花草草就算了。 
海棠哼一声,想摸烟发现自己戒了,勾着朋友脖子说那是。


(十)
  伍贰和阿越偷空试了把桂花糕搅进黑咖啡里,其实不难喝,苦涩中带着清甜,只有真正懂的人才会去等,等待苦与甜的交融。
  他们都会等。


(十一)
  人的一生找到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少年会长大成人,叛逆的人总会有让自己心甘情愿柔软的那个声音,海棠花终会为了正确的人开放。
  长安的公子等来了卸甲的将军。

 

 

 

讲真的,窝还真的试了桂花糕拌咖啡,其实............还ok,前提是忽略掉原料的话。

最后是一份信息素的表(只列出文中点明的),因为感觉不是很像ABO,所以就没有一开始放出来。

伍贰——黑咖啡alpha         阿越——桂花糕omega

五号——火焰alpha            枫晚——枫糖omega

清儒——双生花alpha         海棠——女士香烟omega

落叶——枸杞alpha            忆旧年——高粱酒alpha

黑人——波利酒alpha         雨豪——白酒alpha

郭ww——雪茄alpha

童话,柳词,方青砚,苍生,轩此汐均为beta

可能会不时抽风继续写两段,但可能不会_(:з」∠)_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