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你好,宝贝(十一)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文中的宝宝是另一个abo平行世界里过来的,所以广义上是亲宝宝

 

 

“爹地迷路了吗?”“没,没有。”小可可笑眯眯地爬到他的腿上,一口亲在大叽仔的脸上,“迷路了可可也爱你。”阿越顿时挺直了腰杆子,迷路算什么!


  伍贰从晚高峰的人流中挤到两只叽崽在的地方,佑可已经伏在阿越肩上昏昏欲睡了,人来人往的中央广场里,傍晚的微光和四周亮起的灯火零散如星,喧闹的街市走马灯一般忽闪而过。

  “怎么也不找家店进去坐。”
  “怕伍贰君找不到我们嘛、”
  伍贰很自然地抱起女儿,可可自己挪动着笑脸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摊着。
  “去吃粥水火锅?”
  “走走走,伍贰我跟你说,人是真滴多好吧。”
  “所以你迷路了?”
  “怎么说话呢!阿越君才不是,诶......”


  坚决地拒绝了一大一小想一起睡旅馆的要求,伍贰尽量无视两双一模一样的大眼睛,“可可生病,不好睡旅馆。”
  “明明跟我叫佑可还不让我带。”阿越嘟嘟囔囔。
  “嗯?”伍贰没听清,凑近了点问,阿越看着面前的脸,干脆往他耳边大声喊,
  “明明女儿跟我叫佑可!!又不让她和我睡!!”
  

  吼完阿越又觉得不对劲了,怎么回事啊阿越君,这么今天这么僵硬呀!
  伍贰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还是僵着一张脸,反手从背包侧边袋子摸出一串钥匙,“我公寓的钥匙。”
  “不不不,我开......”
  “你太久不直播也不好,可以到我那里去,嗯......我加班的时候可以带可可先休息。”
  “哦哦。”大藏剑乖乖的点点头。小可可黏糊糊的挥挥手和爹地告别。
  

  伍贰走出两步又转过来,看了好一会儿,久到阿越开始找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了,那边才低低地传出声音。
  “阿越,晚安。”
  “晚安晚安。”反应过来的阿越又大大地笑一下,“晚安晚安,伍贰晚安。”


  伍贰真的走了很久,阿越才叽一声摔倒床上,目光呆滞,觉得身上脏洗个澡又继续团进被子里装鸵鸟。
  乱七八糟就这伍贰的叙述想了一大通结果啥都没想出来。

  明明就是玄幻小说啊!

  让教导主任烦去好了,阿越果断地拎出手机打算和兄弟们扯扯皮,这才发现早上落叶催命似的消息。


  【阿越君】:我到了兄弟
  【落叶听松】:玩的开心吗?


  没有某叽强制熬夜的老将军早早睡在了床上,边心里唾弃了一下狗男男。


  【落叶听松】:见到伍贰了?
  【落叶听松】:不是,兄弟,我hin好奇啊,到底什么大事要半夜打飞机过去,啊?
  【阿越君】:没有事
  【落叶听松】:哦?别骗葱葱,老实交代
  【阿越君】:就是有活动呗
  【落叶听松】:森莫活动,葱葱都不知道?
  【落叶听松】:就你那点小叽肠子,老实交代,不然葱葱就上微博昭告天下你去珠海找人了


  一阵沉默,落叶觉得阿越是铁定不说了,刚心想兄弟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那边就来了消息。


  【阿越君】:你别说出去啊
  【落叶听松】:葱葱做事,放心


  老将军的直觉告诉他,有糖啊兄弟们!!

  
  【阿越君】:佑可的照片.jpg
  【落叶听松】:这是?和你有点像啊,你女儿啊?

  也有点像五二其实,这眉毛啧,不会又是狗粮吧!

  【阿越君】:对啊
  【阿越君】:我和伍贰的女儿,可不可爱
  【落叶听松】:可爱,嗯??flfblfhieaf;jo;afijfjfiefh


  落叶听松一把掀了被子下了地,又觉得好冷钻了回去。
  他们进展这是????

  
  【落叶听松】:兄弟你再说一遍?
  【阿越君】:就伍贰说的啊,我们的女儿啊,啥啥鉴定都做了
  【落叶听松】:几,几岁?
  【阿越君】:两岁半


  想不到啊,伍贰你闷声发大财啊,看着一表人才,实际上连孩子都有了?
  等会啊,两岁半,三年前?不就是?难道说?


  【落叶听松】:你和伍贰三年前不会是因为?
   一大部总裁和傻白甜的爱恨情仇疯狂生成,小白三年前有了孩子,总裁不想要,小白伤透了心决定带着孩子离开,三年后复仇归来,想要拿回自己想要的一切。
  很合理啊!


  【阿越君】:不是啊,是伍贰先说的
  【落叶听松】:?
  难道葱葱站反了cp?


  【阿越君】:啊呀,说不清!你别说出去啊!
  【落叶听松】:哈士奇式闭嘴.jpg


  在床上激动地进行了无数个三周半之后,落叶听松还是决定要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情,打开了一个神秘的群


【前线】无比瘦弱老将军
  激动到哭泣.jpg

  炸出一大片群众不明所以。


  葱葱激动啊!!!!!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