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你好,宝贝(九)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文中的宝宝是另一个abo平行世界里过来的,所以广义上是亲宝宝

 ·因为只有晚上的假,所以一般都是周六晚上更新

  拎着两只叽崽出了机场,伍贰抓住想上车的大叽崽和吧唧吧唧吃玉米的小叽崽,很严肃地伸出一根手指,“佑可还记不记得和爸爸的约定?”
  之前还答应的好好的可可瞅了一眼满脸好奇的阿越,立刻撅起了嘴“记得,可可不可以叫爹地,有爸爸和爹地在的地方不可以叫爹地。”转身抱住爹地的脖子。“爸爸是坏爸爸。”

  特别特别委屈和可怜。

  “怎么回事啊伍贰君,怎么还欺负女儿啊。”
  “......”果然中招了,伍贰看着两双大眼睛无奈的扶额,“叫我爸爸叫你爹地容易出事啊兄弟。”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kikikiki”

  在车上病着的小可可昏昏悠悠地睡过去,阿越边用口型边用手语打,可可怎么了?动作大的不行还打到了车顶。
  伍贰憋着笑指指宝贝的肚子,也半打手势半口型的告诉他,她,肚子,不舒服。
  在阿越君点点头之后,伍贰真想捏他叽脸,阿越居居打着手势和他说。
  果然不会照顾小孩子。

  
  皮?

 

 下车的 时候伍贰很顺手的结了账,司机特别懂的看着他,“年轻人,路是自己选的,好好走吧。”

  
  沿路到一家旅馆里,伍贰很自觉地走到前台,“单人大床房,额,大概是?”“一个月。”
  兄弟有矿吗?有矿。
  小姐姐嘿嘿笑着办了住宿登记,目送两人远去。

  
  “你的直播怎么办?”
  “阿越君请过假了,没关系。”
  “一个月的假?!”
  “没关系kikikiki阿越君可以想想办法。”

 
  伍贰君把大包小包的衣服和小团子一一放好,“那可可先和你待着,你要注意安全啊,网上都有,我估计要加班。”
  阿越君老老实实点头,看了一眼手机“伍贰你几点上班啊?”伍贰一僵,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kikikikikiki”

 
  “爹地!”
  “诶!我们来玩游戏还是动画片?”⊙∀⊙!

 
  经受住同事们的眼神洗礼和组长的欣慰目光,伍贰施施然落了座,马上一条微信发过去。
  这边已经和宝宝聊起粉猪猪的阿越一看,立刻倒在了床上,耳朵通红。
  去你的伍贰君!

  [伍贰君]:佑可大名叫念yue,不过我也不清楚是哪个yue。

 
  然后阿越还悲壮地意识到自己真的万里飞过来当了一个孩子的爹地,这个孩子还只有爸爸,这个爸爸还是伍贰君。
  这波操作啊啊啊啊啊啊好尴尬啊T^T

 
  爪爪日常看着伍贰的背影叹气,身边的小姐妹拍拍她的肩膀“我们不能放弃。”爪爪又叹出一口气 “唉,可可不见了,肯定是有人在带,二哥爸妈又这么远,唉!”
  小姐妹们一起再叹了口气。
  “而且阿越君竟然也说有事不能直播几天,我的猪啊,我的快乐源泉啊呜呜呜”小姐妹拍着桌面,欲哭无泪。
  嗯?爪爪叮一下点亮了小灯泡“等会儿,越越什么时候开始不直播的。”
  “昨天啊,十一点多的微博,还下的特别早。”
  “昨天二哥请假没来,今早他也来的好晚......”

 
  “你的意思是说......”
  几个小姐妹坚定的点头,显微镜五越姐妹不能认输!
  原本颓气四散的一堆人突然燃起了熊熊斗志和希望,谁说宝宝就得有妈妈。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们要充满想象!

 
  实际上当事人正一脸凝重的盯着电脑,手机屏幕上是特别关注的关键字消息,阿越停播三天。
  那三天后呢?又飞回去?家里有矿也不是这样折腾法,而且团子肯定不乐意分开。
  打定主意的伍贰决定还是给把钥匙 直播的时候他来照顾可可就行了。
 

  虽然动作组的兄弟们没了小快乐源泉有点低迷,但是服装组抱来一堆黄了吧唧的衣服伍贰真的不懂,“这是什么?”
  “藏剑新校服款式,二哥帮个忙呗。”
  伍贰咕噜噜转个椅子过来,“诶我很好奇,可可不该随我是霸刀吗?”

  结果兄弟们颇有些怜悯的拍拍他,“我们懂得。”求而不得。

 

 

评论 ( 21 )
热度 ( 62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