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你好,宝贝(八)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文中的宝宝是另一个abo平行世界里过来的,所以广义上是亲宝宝

  伍贰从一晚上的震惊混乱中醒来很疑惑竟然不是小团子闹得,而是床头跳动的手机,艰难的睁开一条缝,上面微信闪了几下。
  
  阿越?


  在天上飞了几个小时的阿越一下飞机面对诺大的珠海机场小叽心脏咯噔一下,激动瞬间就消失了,现在的小阿越君巴不得立刻风来吴山回家。
  七个小时前。
  突然发现有个叽崽女儿的阿越君不顾麻麻相当奇怪的眼神光速收拾好了行李打了晚上最近的一班飞的。
  “诶诶诶你去哪?”
  “去找人!珠海!”
  越麻麻特别了解的样子给他塞了半箱子零食“被给人家吃穷了。”
  亲的。


  于是就导致了现在的迷茫,怀疑为啥要过来。无谓的晃了两圈,阿越还是放弃了,翻出手机怂怂的找了落叶。
  【阿越君】:怎么办啊落叶,我迷路了。
  【落叶听松】:你在自己家都能迷路?六啊兄弟
  【阿越君】:不在家,在外面。
  【落叶听松】:在哪?我找兄弟去救你好吧
  【阿越君】:珠海机场......
  

  落叶一口早晨养生茶喷了出来,哎呦这个阿越猪猪不是来搞他的吧。
  【落叶听松】:......
  【落叶听松】:这个问题你要问我?你要问我?左转霸刀山庄好吧,有人绝对无条件帮你。
  【落叶听松】:【好友推荐伍贰君】不谢。  
  发送关掉手机一气呵成,再见吧阿越君。


  看着手机上伍贰的联系方式,阿越突然就停下了乱晃的叽脚,怎么办呀。
  突然发现冲动是魔鬼真滴是一句特别正确的话,阿越手指迟迟按不下去。
  谁来救救阿越君QAQ


  最后实在遭不住的小阿越君还是给伍贰发了消息,没关系没关系,就当为了女儿,这个伍贰君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事也不和他说,都怪伍贰君!
  成功找到理由的阿越蓬松的发了条消息给女儿“爸爸”


  【阿越君】:伍贰你有时间吗,我在机场
  【阿越君】:就,珠海的机场。


  什么?!阿越怎么过来了。
  蒙了几秒的伍贰有点神经衰弱的在心里怒吼,天呐,这个叽当真了。但还是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不管团子会不会起床气就把另一只叽崽拎了起来。


  “爸爸?”迷迷糊糊的佑可揉揉眼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大的抱了伍贰一下“去见爹地!”
  “嗯。”
  “喜欢爸爸!”
  伍贰小小的哼了一下“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
  “没有,那可可现在可以回答爸爸的问题了吗,可可是从小和爸爸爹地在一起吗?”


  佑可撑着小脑袋思考了一下,“可可听不懂爸爸的话,但是爹地和可可说过,不管爸爸和爹地在哪里,不管可可在哪里,爸爸和爹地都爱可可。”
  小小的奶音很流畅的叙述了一段话,想必“爹地”一定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了,没有问出什么实际内容的伍贰微微叹气,“好了,我们去找爹地吧。”


  【伍贰君】:位置共享一下。
  【阿越君】:等等阿越君在麦爸爸排队。
  阿越猪猪,伍贰的虎牙跑出来疯狂晃荡,“爸爸很开心哦~”
  “嗯?”
  小团子凑到伍贰耳边,“爹地和可可说,爸爸和爹地在一起爸爸就会很开心。”
  然后又很神秘地把小手捂在他嘴上“嘘!爹地说不可以告诉别人。”伍贰笑的更开心地抱紧了小宝贝。
  “小伙子,你女儿吗?”
  “嗯,是。”
  “这么年轻?看不出来,小朋友真懂事。”


  紧紧抱着佑可怕她被挤到的两父女穿过人群,“爸爸?爸爸很热吗?”“?”“爸爸手手上有汗。”
  伍贰低头看了看,手心确实已经汗湿一片,特别无奈地摇摇头,“没事。”小姑娘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粉白菜小裙子,大大的眼睛四处张望。


  “爹地!”
  尖锐的小童音在空荡的机场大厅里特别明显,四周的人纷纷往伍贰这里看,伍贰貂毛都要炸起来了,“佑可!小声一点!记得和爸爸的约定吗......”
  这边伍贰还在教训孩子,抬头一看是无比熟悉的脸,还有一双眼睛,盛满了少年意气和满天星光,不是孩子的无知无畏,而是少年无惧的勇气。


  “阿越......”


  其实打算皮一下作为见面礼的阿越君被一叫也怪异起来,“伍,伍贰.....”
  “爹地!”小可可适时地叫了一声,阿越的眼光才移到他此行的“目的”——念玥身上。


  这个嘴唇和眉毛和伍贰好像啊。


  “可可!”佑可挥舞着手要爹地抱,一刻也不愿在伍贰怀里多带的样子,眼睛弯弯,小脸红红。
  阿越手忙脚乱的勉强抱好小宝贝,“可可。”同样是笑的弯弯眼睛,大大的眼镜挂在脸上实在是像学生仔。
  已经是爹地了,伍贰突然想到这件事,笑的酒窝着了凉。
  “诶诶,不是这样抱,你手放上去,对,这只手不用扶着......”
  “哦哦,这样吗。”阿越像个学徒的小后生,随着伍贰的指挥调整动作,好歹抱着有模有样了。
  

  念玥在他肩上蹭了又蹭“爹地,可可和你说哦,爸爸坏坏,都不让可可玩粉猪猪。”
  “真的啊!爸爸坏!”
  “就是就是,”可可用力点头,小脑袋一晃一晃“臭爸爸!”
  “臭苍云!”
  “臭苍云!”
  一大一小两个藏剑珍宝相见恨晚的聊起来了,不约而同的看向伍贰,伍贰看到两张天真开心的脸,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噎了回去。
  推着行李走在了前面。


  如果从未遇见过
  你我会成为什么
  时间总是不守规则
  等待会付出更多
  你说三年会好的
  回忆总不能摆脱


  小可可突然眨巴着眼睛,神神秘秘地凑到阿越耳朵边“爹地和爸爸吵架了吗?”
  反应了几秒小姑娘在说谁的阿越带着笑意问她“为什么?”
  “之前爸爸爹地和可可出来玩都是爸爸抱可可的,爸爸说可可重不让爹地抱。”完了还要嘟起嘴气鼓鼓的告状,“可可才不重!”
  “kikikiki可可不重不重。”阿越没想到是这样,原来伍贰君这么体贴的吗,小阿越君不晓得为什么突然骄傲了起来,不愧是我的第一个苍云。


  “伍贰!”走在前面的伍贰君立刻回头,“怎么了?”
  阿越快步上去,“给,你女儿要你抱。”
  “嗯?”伍贰懵逼状的看着他,但还是接过女儿抱好,一手依然推着阿越的箱子。
  争夺行李无果的阿越君在心里偷偷抱怨。
  举铁了不起啊,╭(╯^╰)╮哼!


  于是很愉快的忘记了早上的紧张的小阿越君愉快的两手空空走在后面,爸爸嘛,能者多劳。
  等会儿,小阿越君也不是好惹的!


  不知道少年心里丰富的活动的伍贰长长出了一口气,虎牙漏风,虽然好像哪里不对但是至少最困难的已经搞定了,伍贰心情无比舒畅,发现小团子贼贼的看着他。
  “可可听话。”
  “爸爸~可可可以和爹地住吗?”
  这孩子!


  阿越又打了几个喷嚏,低头看看和人请直播假的消息不明所以,阿越君没做错啊,女儿诶!粉白菜有点好看......


  【落叶听松】:兄弟?
  【落叶听松】:兄弟嘿!
  【落叶听松】:被卖了也吱一声啊?
  

  【落叶听松】:劈哥,你见到阿越了吗?
  【伍贰君】:?【阿越吃早餐.jpg】
  

  再见吧兄弟,下次再理你,我就不姓落。

评论 ( 10 )
热度 ( 60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