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你好,宝贝(六)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文中的宝宝是另一个abo平行世界里过来的,所以广义上是亲宝宝
·终于出现的小阿越

  于是饭店金山食堂出现了极其壮观的一幕,姑娘小伙们形成一个以小团子为中心的大团子浩浩荡荡地朝食堂挪动。

  
  看了一些百度上的知(yu)识(er)经验的伍贰君表示,打包对身体不好不好。

  
  西山居剑三部的侠士们像游戏里的小蟹一样,好奇的伸长日渐秃顶的脑袋,毕竟818的先天基因太强大。
  非剑三部的码农们好奇的敲敲侠士们的肩,“这是什么情况?”
  侠士们长叹一口气,满脸悲悲惨惨凄凄“造化弄人啊。”

  
  伍贰君在人墙里抱着兴奋的奶团子挤来挤去,“可可要吃什么?”
  佑可小姑娘貌似被点开了什么奇穴,小脸粉扑扑的,两只大眼睛直直看着食堂窗口。
  “可可要吃好多好多!”
  
  渐渐明白套路的的伍贰君笑了一下。

  
  “这个!这个!爸爸!可可要吃!”小团子不安分地扭来扭去,伍贰赶紧托紧“别乱动。”
  可可小脑袋使劲儿在伍贰劲窝里蹭来蹭去,伍贰只好对着小团子刚刚指着的炸鸡叹了一口气。

  这饮食习惯怎么也这么眼熟。

  “只吃一块。”
  “两块。”
  “一块。”
  “两块。”
  “一块。”
  “爸爸~”小佑可嘟嘟嘴糯糯地叫他,伍贰受不了她的眼睛闪着水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也放软了语气,颇有些无奈“一块半。”
  奶团吧唧一口亲过来“爸爸对可可最好了!姨姨!可可要一块半!”

 
  食堂阿姨被“父女”俩的对话可爱到不行,不顾伍贰君的眼神示意,打了两块超级大的炸鸡塞给了护食的小叽仔儿。
  “诶!”

  吃过午饭伍贰直接带着小朋友去了动作组“可可听话。”
  “可可乖乖,爸爸工作。”

啊,好乖。

 
  伍贰刚想抬头说些什么,那边动作组的兄弟们就立正稍息“报告二哥,我们一定照顾好佑可,不辱使命!”
  伍贰被一噎,只好把话咽回去,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处理完工作,小姑娘哒哒哒哒从门后面跑进来“爸爸!”脑袋上的银杏叶带子一甩一甩,伍贰拥住扑上来的奶团,“可可,这个头发是谁给你扎的啊?”
  比早上那一头乱糟糟的叽毛是好看多了。
  “一个漂酿的姐姐。”小佑可扭扭身体想指给爸爸看,伍贰捞起衣服就快速的打卡下班。

 
  第一次带娃上班的伍贰君一回家就拍在了床上,可可被带过去洗澡了,自认为年龄不小的伍贰君开始认真思考起未来来。
  不过在小佑可啪一下压倒他身上,用小奶音叫爸爸的时候什么想法都没了。

  先过着吧。

  伍贰把可可放正在床上“可可睡觉吧。”
  “爸爸~”
  “嗯?”准没好事。
  “爸爸,可可可以抱粉猪猪吗?”
  “嗯。”
  得到许可的佑可赶忙抱紧小猪缩成一团,生怕他反悔。
  “晚安,爸爸。”
  “晚安。”

  带孩子也不难嘛。

  第二天伍贰就后悔了。
  快下班的时候伍贰突然有点不安打算先去看一下孩子的情况,转头一看,动作组的姑娘就抱着还在不停掉眼泪的佑可站在门口。
  三步做两步冲上去,佑可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爸爸呜呜呜呜哇爸爸呜呜呜!”

  伍贰赶紧抱着哄哄“不哭不哭乖。”可可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再见到爸爸的时候哭出来“爸爸可可难受呜呜呜呜”
  拍拍背,伍贰脸黑的能掉冰碴子。
  没等伍贰问,姑娘就战战兢兢的开了口“二,二哥,可可下午一直都没精神,我们以为她累了,没想到一说带她来找你就哭了起......”

  伍贰当然也不会真的觉得是他们的不对,稍微缓了缓脸色说了句没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劈哥好可怕嘤嘤嘤。

  “可可没事吧?”
  “不知道。”
  “振作啊爪。”

  不管到底怎么回事,去医院总是没错的。
  “可可哪里难受啊?不哭不哭。”
  “肚肚,可可肚肚痛痛呜呜呜”佑可抹了抹眼泪,哑着声音回答。
  伍贰有点心疼和不知所措的给她擦了擦脸,“不哭不哭了。”

  医生是个特别温文尔雅的青年男士,细致的问了伍贰几个问题。
  “哪里不舒服?”
  “肚子。”
  “最近拉肚子吗。”
  “不会。”
  “吃了什么?”
  伍贰疑惑的看着文质彬彬的医生“我上班和她一起在食堂吃。”
  医生果断地停了笔递出一张化验单。

  “小孩子不是大人,不能像大人一样吃那些东西,你们做家长的要注意,不能这么粗线条,毕竟孩子也大了是吧,更要注意各方面的忌口,不要贪好照顾.....”
  收获来自医生的第三份儿指责,伍贰擦擦额头上的汗,连连保证。
  “不是很严重,吃点药和清淡的东西,睡一觉就好了,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毕竟不可能瞬间好起来。”

  心疼地看着昏昏睡去的小团子,伍贰又叹了口气,没有十分容易的事情啊。

 
  没想到更大的考验在深夜,十一点多,小可可突然就醒了过来,喝过粥之后怎么也不肯再睡了,因为生病难受怎么也不肯听话。
  眼看又要开始哭了,伍贰只好想了想自己快乐的事情

  说实话,也不是曾经少年,封刀归鞘,曾经的年华那种激动和欢喜早就不复存在了,现在更是一名工作人员,朝九晚六,没有时间和空间让他能够去体验,连回忆的机会都不太有。

  仔细想想最近的开心竟然都离不开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儿”

  看着团子和某人一样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开心的事她也应该开心吧。

  拿出手机很麻溜的打开直播平台的小图标,打开最上的那个直播间。
  “可可?”
 

  “落叶听葱!怎么样 小阿越君刚刚那一波还可以吧......”少年的声音瞬间充满了不大不小的空间。
  于是伍贰看着佑可瞬间嚎啕大哭
  “爹地!”

  ?!

评论 ( 12 )
热度 ( 62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