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七七

误入长安,无忘长安。我不认为我卑微,希望你尊重,这是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强求

你好,宝贝(二)

·真人相关,国际惯例

·文中的宝宝是另一个abo平行世界里过来的,所以广义上是亲宝宝

 

  这一觉伍贰睡的无比安稳,有种昨晚上的一切都是一场诡异的梦的错觉。但当他被一只软乎乎的小手糊脸弄醒之后他发现都是命。


  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瞪着大大的莫名熟悉的眼睛真·直直地盯着他:“爸爸,可可肚肚饿了。”


  哦,祖宗啊


  伍贰哧溜一下滑下了床,站在床前思考了一下人生,他的作息是没有早睡早起这四个字的,不过小孩儿就不一样了,万一人父母因为出了什么差错对自己喊打喊杀怎么办,于是剑三榜首伍贰君只好认命地抄起小团子,去洗脸。


  可可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四周爸爸住的陌生的地方,“猪猪,爸爸,猪猪,粉猪猪!”小白手锲而不舍的指着床上独守宠爱的小猪佩奇,激动地转来转去,“洗脸吃饭。”伍贰确实是不懂照顾小孩子,语气和打jjc一样一样的,可可却好像很习惯“爸爸又凶凶。”吧唧一口亲在了某君脸上“可可乖乖,爸爸要给可可猪猪哦。”


  啊,这谁家孩子,有点乖啊。


  把可可小姑娘放在洗手池边坐着,伍贰就开始机械的刷牙洗脸,小姑娘向他伸出手手“爸爸,刷牙牙。”“爸爸”动作一顿,额,忘了没有她的洗漱用具来着,挠了挠头,伍贰还是拿个了没用过的杯子接了点水“先漱口吧,然后带你去派出所。”


  小姑娘超乖地接过和脸一样大的杯杯“爬出所是什么?”“带你找爸爸妈妈的地方。”小姑娘水也没喝到嘴里,嘴巴一瘪又要哭出来,可是想到爸爸不喜欢哭哭,只好拿一双红红的眼睛委屈地瞅着他。


  她这眼睛到底像谁啊,嘶


  怕小孩子又哭,一刀一个伍贰君只好又开始哄“不是不是,乖,我们去吃早餐。”


  好在孩子不记事,坐到床上之后又开始笑出甜甜的两个伍贰君同款酒窝“爸爸,没有鞋鞋”两个白嫩的小脚丫晃来晃去,伍贰君看了眼自己的运动鞋们,接受了自己要一路抱着走的事实。


  终于到出门的时候,伍贰君福至心灵的突然折到堆衣服的地儿左翻右翻“兔兔!”是之前中秋被怂恿买的兔子背包。


  可可背上小书包超级开心的眯眯眼睛,小脑袋一晃一晃,张开手要抱抱。


  伍贰被带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抱起小姑娘推门下楼一气呵成“可可要吃什么?”
  “要吃白白的大大的粉粉,有肉肉!”可可举起两只手臂,超级激动“呲,是肠粉吗?”可可用力的点头“藏粉!”


  啊呦,有点可爱啊。


  伍贰虎牙漏风的时候错眼一看小姑娘手上有一个分量不小的银镯子,再仔细一看,好嘛,银杏叶子。再上下打量一番团子的粉白菜。


  这是个叽萝啊。


  瞬间神情有点复杂,但可可小姑娘依然沉浸在开心里“爸爸!吃粉粉,可可能吃一大碗!”还生怕伍贰不理解用手在半空画了个大大的圆。


  “嗯?嗯。”


  可可的粉白菜本来就很显眼又背了个白乎乎的小兔子背包,一路上遇到无数的带着孩子和妈妈和孩子的议论声。


  “妈妈,那个裙子好好看。”
  “这么年轻的爸爸啊。”
  “爸爸带孩子,真不常见。”
  “兔兔!”


   不,我不是,我没有。伍贰推眼镜严肃脸。


  “爸爸?”可可用小手拍拍肚子“可可饱了。”伍贰看一眼就吃了三分之一的肠粉,好吧,他不能用大人的眼光来看这个两三岁的团子。快速解决自己的早餐抄起团子就走。


  幸好可可还不到一米去哪都不需要证明,要不然还是挺要命的。


  “小伙子,女儿几岁了,上幼儿园了吗?”出租车司机很细心的把空调调高了温度。


  这一问可把伍贰难住了,他从哪里知道这个“女儿”上学了没,他连孩子妈都不知道在哪呢。


  “小伙子?”司机皱了皱眉,这不会是个人贩子吧。“可可上小班了。”小姑娘丝毫不怕生,俏生生地答,“爸爸,老师说可可上课棒棒!”


  伍贰笑着点点头,司机才转过头去安心开车,一边喃喃着现在的小年轻真不会带孩子,对自己女儿还冷着个脸。


  到了派出所门口,可可已经昏昏欲睡了,“同志,民事办理请到隔壁。”值班民警见伍贰抱着半大孩子下意识以为是来办什么证明手续的。没想到伍贰摇摇头“不是,我是来挂失的,这个小姑娘......走丢了。”对不起,他真的没法解释这个团子的来因。


  “请同志说......”


  “爸爸,可可困困。”伍贰发现刚刚温和如水的小姐姐脸色瞬间掉了下来。我可以解释?好像解释不了。


  “可可乖,我们找爸爸妈妈。”


  没想到因为困了,小姑娘直接哭了起来“爸爸不要可可了,爸爸不要可可了,爸爸不要不要可可!”


  伍贰觉得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看着他,“可可乖,可可乖,不哭不哭。”


  小姐姐一脸的无可救药,转而去安慰小姑娘“不哭啊,可可是吗,不哭啊,爸爸没有不要可可啊,这个是爸爸吗,可可认清楚,这个是爸爸吗?”小姑娘边哭边用力点头,死死搂住伍贰的脖子,“是,是爸爸,爸爸。”


  现在的年轻人啊,队长一边走上来一边叹气“小姑娘,妈妈呢?”


  “妈妈?什么是妈妈?爸爸不要不要可可!”


  感情还是个单亲爸爸,一屋子民警眼神都怪异起来,“唉,小伙子啊,年轻没有分寸可以理解,但是不是可以逃避是吧,既然已经这么大了,就负起责任,你看小姑娘也很依赖你是吧.......”


  伍贰满头大汗地听民警一副过来人的架势教训他,最后还是为了证明是不是父女去做了个亲子鉴定。


  “两个星期之后来拿结果,年轻人。”


  听到放过他的话,伍贰赶紧抱着睡熟的可可脚底抹油开溜。
  

评论 ( 11 )
热度 ( 61 )

© 亓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